Careful S.

一个群宣,欢迎小伙伴们一起来玩

一波群宣
第五人格abo语C群,来的小伙伴最好是玩过语c的,也不是歧视小白emmmm
不可重皮,最好也不要崩皮
群主管理都是正经人,不懂的请私戳管理
最后占tag致歉

-Who killed Cock Robin?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角色死亡向
-童谣摘自鹅妈妈童谣
-排位七连跪的绝望
-约约新皮刚上的时候写的,到现在才发……懒癌晚期

0.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I,said the Sparrow.
是我,麻雀说。
With my bow and arrow.
用我的弓和箭。
I killed Cock Robin.
我杀了知更鸟。

1.
Who saw him die?
谁看见他死去?
I,said the Fly.
是我,苍蝇说。
With my little eye.
用我的小眼睛。
I saw him die.
我看见他死去。
1.
百里守约?
裴擒虎转了转脑袋,很耳熟的名字。
对了,经常听阿离提起的人,据说也是魔种。
打个赌,这家伙做饭肯定比阿离好吃。
阿离房中还有几幅这家伙的画像,已经模糊不清的画像,可依旧可以看到弯弯的眉眼,给人一种很好亲近的感觉。
长城守卫军么?
等俺回到了长城的兄弟那边,俺一定要见见这个百里守约。

2.
Who caught his blood?
谁取走他的血?
I,said the Fish.
是我,鱼说。
With my little dish.
用我的小碟子。
I caught his blood.
我取走他的血。
2.
唉。
男人的发在空中飞舞着,面罩下传来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
那个小疯子常挂在嘴边的人,如今终于回到了他身边,可这未必是什么好事。
看了看手掌子弹擦出的痕迹,已经快愈合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留下的印记。
他对他说,
感谢对玄策的照顾,但仍不许踏入长城半步。
男人打了个响指,身影湮灭在了黑暗中。
最终 ....坠入深渊

3.
Who'll make his shroad?
谁来为他做寿衣?
I,said the Beetle.
是我,甲虫说。
With my thread and needle.
用我的针和线。
I'll make the shroud.
我会来做寿衣。
3.
拿着刚从长城传来的战报,手开始颤抖了起来。
男人被判谋反,已被击杀。
肩头不住地颤抖,战报被泪水一滴滴地打湿。
“呜呜呜”
长安城闻名的舞姬,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嚎啕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
明明说好了,在枫叶落下的季节,你也会回来。
为什么?
难道对阿离说的话,都是骗阿离的吗?
少女伏在桌面上,泪如泉涌。
4.
Who'll dig his grave?
谁来为他掘墓?
I, said the Owl,
是我,猫头鹰说,
With my pick and shovel,
用我的凿和铲,
I'll dig his grave.
我将会来掘墓。
4.
奕星落下一子,有些发愁的盯着纵横交错的棋盘。
死局。
阿离回来之后就把自己管在屋子里,师傅留下这盘棋也不见了。
唉。
奕星一声悠长的叹息,伸手将黑子随意的扔到了棋盘上。
不见了,那颗黑子。
少年俯下身来,却再也没找到。

5.
Who'll be the parson?
谁会来做牧师?
I, said the Rook,
是我,乌鸦说,
With my little book,
用我的小本子,
I'll be the parson.
我会来做牧师。
5.
明世隐坐在案前,轻呡了一口茶水。
在否?
一横,一撇,一竖,一捺。
“不在么…”
“卦象说,他会失约三次。”
面容年轻的方士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泪水。
“花落了…”

6.
Who'll be the clerk?
谁来为他记史?
I, said the Lark,
是我,云雀说,
If it's not in the dark,
若不在黑暗中,
I'll be the clerk.
我来为他记史。
6.
李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重新将草叼回嘴里,舞了个剑花从房梁上跳下来。
长城那边已经乱了两天了,这几日也陆陆续续地有人来长安汇报。
据说是那边发生了叛乱 ,但已经被镇压了下来,叛乱的人中好像还有长城守卫军的人。
女帝估计又要抓着这事不放喽。
这样想着,解下腰间的葫芦灌了一口酒。
“长相思,在长安……”

7.
Who'll carry the link?
谁会来持火把?
I, said the Linnet,
是我,红雀说,
I'll fetch it in a minute,
我立刻拿来它。
I'll carry the link.
我将会持火把。
7.
花木兰揉了揉眉心,小黄门尖细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
女帝借守约一事,换掉了长城的大批人马,安插上了自己的眼线。
守约……
他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就被安插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想到这里,花木兰捏断了手中的笔。

8.
Who'll be chief mourner?
谁会来当主祭?
I, said the Dove,
是我,鸽子说,
I mourn for my love,
我要哀悼挚爱,
I'll be chief mourner.
我将会当主祭。
8.
“哥哥!”
百里玄策抱起地上还有余温的尸体,他闭着眼睛,如果忽略胸口的血迹的话,他好像真的只是睡着了。
哥哥怎么会死呢?
哥哥还说过要给玄策做红烧肉的呢,哥哥累了就休息会儿吧,今天不吃也可以。
哥哥怎么睡了那么久还没醒呢?
哥哥,快醒醒啊,玄策再也不会不听你话了,你快起来啊!
百里玄策站起身,抬脚将不远处跪坐在地上的男人踢翻在地。
“是你害死了他。”
男人愣愣的躺在地上,蓝眸中满是迷茫。
百里玄策俯下身,将已经冰凉的尸体拦腰抱起,吻上怀中尸体冰冷的眉心。
“哥哥,玄策带你回家。”

9.
Who'll carry the coffin?
谁将会来抬棺?
I, said the Kite,
是我,鸢说,
If it's not through the night,
如果不走夜路,
I'll carry the coffin.
我就会来抬棺。
9.
小耗子咬了一口冰凉的馒头,想起了之前长城的那个厨子做的美味饭菜。
啊,好怀念呐。
已经快要记不清那人的长相了,可那人温柔的眉眼依旧清晰。
尤其是在被狄大人扣工资之后,那人的形象就更高大了。
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馒头,肚子还是咕咕叫。
什么时候才能再吃一次啊……

10.
Who'll bear the pall?
谁来提供柩布?
We, said the Wren,
是我们,鹪鹩说,
Both the cock and the hen,
我们夫妇一起,
We'll bear the pall.
我们提供柩布。
10.
女帝又召见了。
他昨夜还来不急用膳,就被女帝传召进宫,一同去的还有那个牡丹方士。
是长城发生叛乱的事,百里守约魔力暴动。
他看了眼那个牡丹方士,那人只是低着头,沉默着。
他一向看不惯那个方士,话也不愿同他多说。
谁知,出了殿门之后,那人颤抖着声音叫住了他。
“狄仁杰……”
他回过头,有些不解地看了那方士一眼。
那方士声音依旧颤抖着,“你说……他会没事的,对吗?”
百里守约吗?
他略一思索,淡淡地说,“会吧。”

11.
Who'll sing a psalm?
谁来唱赞美诗?
I, said the Thrush,
是我,画眉说,
As she sat on a bush,
站在灌木丛上,
I'll sing a psalm.
我将唱赞美诗。
11.
他从海都来长安城很久了,他也曾游行过很多地方,印象最深的便是长城了。
长城上有一个远近闻名的神枪手,只可惜那次他去的不是时候,那神枪手不在,不然一定会找他切磋一下。
要不,等下次?

12.
Who'll toll the bell?
谁来敲丧钟?
I, said the Bull,
是我,牛说,
Because I can pull,
因为我能拉牦,
I'll toll the bell.
我来鸣响丧钟。
12.
玄策已经呆在屋里两天了,不吃也不喝,就那么呆呆地抱着守约的尸体。
铠也是如此。
这次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一向性情温和的守约会突然魔化。
苏烈很是揪心,从玄策的手中将守约的尸体接了过来。
“让他入土为安吧。”
那日,守约火化的时候,铠没有来。玄策异常沉默,守约下葬之后,他还在那跪着。
任何人劝都不为所动,大家也就由着他去了。
第二天,大家发现玄策昏倒在了守约坟前,守约的骨灰盒也消失不见,一同消失的还有昨天未曾露面的铠。

13.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I, said the Sparrow,
是我,麻雀说,
With my bow and arrow,
用我的弓和箭,
I killed Cock Robin.
我杀了知更鸟。

14.
Cock Robin, farewell.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All the birds of the air
空中所有的鸟,
Fell a-sighing and a-sobbing,
全都叹息哭泣,
When they heard the bell toll
当他们听见丧钟,
For poor Cock Robin.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NOTICETo all it concerns,
This notice apprises,
The Sparrow's for trial,
At next bird assizes.
启事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
麻雀将受审判。

后记:
我在长城以西游行之时,碰到过这样一个男人。
他带着一把长长的刀,带着一只盒子,银色的长发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你叫什么啊。”
“铠。”
“你这是要去?”
“我的故乡。”
“那你手中的是?”
“我的恋人,”他顿了顿,“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抱歉……他叫?”
“百里守约。”
“百里守约?很温柔的名字呢。”
后来,我便到了长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人,那个粉发的女人也只有在提到他们的时候会收起大大咧咧的样子。
“你说,他们会回来的吧。”那个粉发的女人这样问我。
“会的,一定会回来的。”
“有时候,你知道很像他。像他一样,给人带来希望。”
“可你不是他。”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睛,明明看的是我,可我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另一个人。
“是啊,你是百里荀。”
-END-

一个渣新的练字日常,终于写字不洇了。。。。。。

用妹妹的号打把农药,结果对面吕布贼欠怼,公屏里面叫貂蝉老婆,关键是人家全程不鸟他。英雄可以输,情侣必须死。
我:庄周你死哪去了,就你一个肉
庄周:cp我错了QAQ